大家不要误会我,没有固定一直会写的CP,更文随机性很大。
下一篇可能是喻黄,也可能是周江,如果出现伞修或者韩张,也不要太意外,毕竟,我还会写双花还有孙肖。

我看这对CP是想虐死我啊【一口老血

时隔两年踏入天台/台风圈,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爱情喜剧悲剧如何判断,焉知殉情记不是喜剧?私以为悲剧在于有太多外界因素不能让相爱的人在一起,不能相守,甚至说不出一句爱你,毕竟有太多的家国大义压在上边,旁人懂都不会懂这份情。而喜剧是,就算阴阳两隔此生不复相见,只要得知对方心思,带着对方期盼活着,就都还是有希望的。

毕竟还可以铁马冰河入梦来

吃天台/台风吗?我个人是觉得可以无差……但是也欢迎定了攻受的小伙伴来找我玩。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对CP又是喜剧又是悲剧啊……薛定谔的悲喜交加?只有当文手/画手/剪刀手揭露谜底的时候才能发现这到底是不是喜剧吗?

看到有些写手,写苏黎世风景,一看就是O度或者谷O上粘过来的……能不能长点心……好歹也去穷游上粘啊,人家还带照片呢?

不然真去过苏黎世的人看到这种描写,真的,特别尬。

还有就是什么巴黎,巴塞罗那,威尼斯,罗马,雅典,伦敦……统统都有中枪可能……尤其风景好的巴塞罗那和威尼斯之类,统统是重灾区……

写文的人去没去过我不知道,没兴趣知道,可你让没去过这些地方的写手一眼能看出来你没去过……那真的是不专业了。

唉,真是醉了。

昨晚琢磨的一个脑洞,双曼,天台/台风。现代AU,假设汪曼春和王天风都是大学老师,曼丽和小明是大学生。曼丽是从湖南考到上海来,千里追曼春的,小明自从第一次上课就对老王一见钟情,从此念念不忘。

所以又可以叫师生组,还是两对。

脑了一下蛮带感的。

当然副CP不用说了肯定是楼诚……


我觉得这个真的可以写一写……

喉咙好痛啊……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话都不想说了你说我到底有多痛……

去了趟德国回来就病倒了……

大家注意身体。好好生活,不要撕逼。

不由在幻想……猫会不会得咽喉炎呢??得了会不会也不想喵喵地叫??

旅游下来,最欢喜的还是德国,在慕尼黑短短两日,就想在此定居。风光好,实用且方便,最重要的是面包好吃。虽说扭结太咸,不过火腿种类也多,搭配一下,总能有合心意的。

以后想再去,有机会看看北部。坐火车去,也很方便。

最后吐个槽,德国人英语都这么好的吗?在路上找人问路,小哥二十来岁,一头金发,骑着自行车,戴着墨镜,英语很流利,和在巴黎路上遇到的,天差地别……啧啧啧。

也不知什么缘故,从东站下车就害怕,站台上徘徊着的黑人,一副黑豹党打扮,尤其那眼神,十分不友好。多民族的国家,就是有这种恐惧和不理解,要产生冲突……我大概也能明白是什么原因。

哎,说这么多,心里想的,还是自己的故国,遥远的东方。...

和我一起来一场走断腿了的旅行吧。

每次游览什么城市,都要暴走。不过风光好,就也值得。昨儿国王湖坐船,湖上看山,像挪威的峡湾,想起Frozen。据说也像九寨沟,有待考证。
今天慕尼黑,过节,天气热,各处瞧瞧,也是极好的。

以前羡慕别的太太,发文还可以艾特亲友,如今自己也达成此成就了,十分开心。
我要告诉全世界,我CP最好!!
深情表白@穆漩 

但为君故

给 @穆漩 


CP:伞修

本文时间线在叶修大大仍在累死累活给千机伞升级的时候……


时间禁锢: 陷入一种时间牢笼,必须在这一天完成某件指定的事,如改变某人的生活、改变某件事等,否则就永远停留在这一天。


叶修醒来的时候,正是黄昏。

他懒散地翻了个身,抬手去床头柜上摸手表或者手机,反正是一切能让他知道时间的东西。荣耀又开了个什么活动,毕竟七夕快到了。他想这还真是,游戏公司不管什么节日都能搞个大新闻,也不管到底是本土节日还是外国传来的。昨夜通宵做前期任务,又特意嘱咐了那几个家伙今晚准时上线,应该能把进度推到百分之七八十,如果能再捉个职业选手一起来...

新天鹅堡,据说建造这个城堡的国王不乐意和人来往。城堡建在山上,爬上去要老半天,特别下山时候走了小路,沾了一脚泥。

去的晚了,票已经卖光。就走上去,看看风光也是好的。站在大门前瞧风景,往山下看,像希腊——山青水秀,有河流缓缓游过,又不像——希腊没这么多绿色覆盖,这里田地里都是漂亮的嫩绿。

隐约看见缆车,又看到零星的滑翔伞,据说滑翔伞能一览全景,高天鹅堡和新天鹅堡都能看到。可惜这次准备不充足,不然能试一试,也挺好的。

山,湖,城堡和云。小时候看过哈尔的移动城堡,对于老妇人形象的苏菲坐在椅子上看眼前湖光山色,近处绿草茵茵,远处雪山皑皑,这一幕总是不能忘怀,还想画下来。现在才知道,这取景是源自哪...

在十区内裤区看文。

发现大概有二三十篇了吧。

都,

撤文了!

能体会那种感觉吗?

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我心伤悲……半夜跟头狼似的到处找肉,还找不到。

地震。

她差一点就打算去九寨沟玩。

生死一线。


好好活着,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最近可能就是运气比较差……没事攒攒人品。

饮食男男

之前那篇某种程度上有相关。


江波涛喜欢甜食。

这是周泽楷在多次观察之后的出来的结论。他持之以恒地发现,江波涛的办公桌柜子里专门有一个放各种零食,从红酒味的pocky,到草莓夹心的小饼干,和包装精美的曲奇,凡所应有,无所不有,深藏功与名。队内有时候训练的晚了,可靠的副队还会打电话叫外卖,多半是奶茶配甜甜圈或者泡芙,偶尔会出现小而可爱的马卡龙。

S市烧菜烧饭口味本就偏甜,对江波涛而言更是如鱼得水。轮回的食堂据说请的是资深大厨。阿姨烧得一手好菜,糖醋小排,红烧肉,油面筋塞肉,熏鱼……种类繁多,数不胜数,还经常换花样。食堂有的时候会做点心,什么麻团,蛋挞,或者开口笑。但凡这种时候,周泽楷总...

初来乍到

摸个段子。


江波涛来S市还没多久的时候,活动范围比较单调,除了俱乐部那栋楼,和楼下的全家之外,就再没去过哪里。一是他来之前低估这城市夏天高温的厉害,不得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二是正值夏休期,队内本来留下的人也不多。

这天吃过晚饭,他寻思着想要去周围看看,熟悉一下也好,转头就看到周泽楷。

“出去走走?”

没想到先发出邀请的是周泽楷。

江波涛眼前一亮,马上答应。

周泽楷是本地人,家也就在这附近。据说当初来轮回也是因为离家最近,训练完还可以回家吃饭。无论传闻如何,他确实对这附近很熟,带着江波涛左拐右拐,很熟稔的样子。

饭点,路边的小餐馆支起桌椅,食客们吃的津津有味。那句话怎么说,真正...

做了下马赛克处理。

喻粉的内心受到了十级地震。

有没有好心的朋友来解释一下,我喻,为什么,就不是,蓝雨的,当家王牌选手了。


好了没毛病了。谢谢离酱和小伙伴,问题得以解决。

虽然粉丝滤镜无比强大不过还是以原作为主。

附上原文段落。

第一百八十二章《咨询一下》,“喻文州,论技术实力或许算不上最顶尖的大神,但是却是蓝雨这支战队的队长。大多战队的队长就是本队的王牌选手,但也总有些例外的。蓝雨战队就是个例外,他们的王牌选手当然是黄少天,但队长却是喻文州。”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