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心动的若干种可能 [1.舞台剧]

没头没脑地更个文,大概就是一系列脑洞合集,会不会展开写成文,要看有没有充足睡眠和密集灵感。


1.戏剧

排练进入最后尾声,喻文州最后一次调整角落里固定着的相机位置,确定所有人都会被拍进去,又关照灯光,确定没问题之后,才掀帘子,往幕后去。打开一扇门,走上几步短短楼梯,就到化妆间。毕竟还是学校,剧场也不可能修的有多豪华,化妆间和道具只有一道帘子隔着,但这也足够。他看到演员做最后一次确认,道具也就位,终于放心。这场戏,策划了大半年,开学初就开始筹备,先后经历一系列问题,不过总算是都挺过去了。资金就位,宣传也摆上,门口还有招来的志愿者帮忙发发节目单和场刊。说是简陋,但毕竟都是心血。

他的戏向来是保质保量的,刚入校的时候曾经名动一时的“舞台剧”就是他亲自操刀排练的。台上台下两部戏,虽说是老套的爱情故事,你爱我我爱他,你不爱我我又爱你,仍是被他讲出了新意。男主人公是小有名气的导演,看上了名声鹊起的新晋小生,无奈佳人心思不在他身上,写了一出又一出以他为原型的戏,仍然没什么回复。台下有爱他念他十多年的女友,每一出戏都去看,如痴如醉熏熏然,心知肚明男友的情思就如浮萍柳絮,但正是得不到的才甘之若饴。台上是不明就里的单相思,迂回婉转下是简单直白,台下是细致入微到每一丝微笑的心思,昭然若揭下是深不可测。

当时剧本写出来的时候,在校混了几年的老生尚不敢接过,本来情感表现,就难,去哪里找这么好的演员,又是戏中戏的表现形式。虽有《剧院魅影》算是先驱,可设计跟不上,舞台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何况这剧本盖的是鬼才到鬼畜的某位的章。那一位更是放出话来,带过来的企划不入流的,想都别想。一时间这部剧吹的天上地下,都要成为下一个校园传说。谁知有一天竟说是要选角了,试镜就在下午,半公开形式。

那一天是何等热闹暂且不提,趣事又有多少件也按下不表。最出挑的,还是万里挑一的那个人。黄少天一个人的风头,就能压下与他同来试镜千千万万的人。说千千万万多少夸张了些,不过对喻文州来说,也差不多。

因为那一天,在一群来面试女主角的莺莺燕燕里,只有他一个男孩子。


“结果?结果还用说吗,黄少一张嘴,简直就像竹筒倒豆子。哪里给人拒绝的机会?”郑轩摇头,手上脚本又翻过一页。


也不知道是中了谁的邪,喻文州还就是选了黄少天来做他的女主角。他本意多半没想到事情会闹得那么大,不过也算是给这出戏提高了话题度,博得了有才者的关注,无论是不是自诩。盛况就是——来试镜余下几位主角的时候,名气大的,云集一处。

穿裙子对黄少天来说并不算难事,相反,能毫不脸红穿着女装坦坦荡荡上舞台的男生,喻文州敢说他在黄少天之外从没见识过。真正难的是学女孩子的腔调。个中心酸或是搞笑不提也罢,他们就是在那段时间里迅速熟起来的,年少时分,看一个人顺眼或者不顺眼,都不需要理由。黄少天学东西很快,很快就无师自通地开始拿着小镜子搔首弄姿,又更快地拿着那面镜子惹事生非。倒惹的不少人纷纷扑腾起来,又是好一顿胡闹。

多半是他们给人印象太不靠谱,第一次带妆彩排时黄少天扮相让不少人惊掉下巴。坡跟的高跟鞋,干练的黑白两色搭配,一双眼睛又笑又妖,沉下脸色就是心思深沉的心机婊,换上笑容就是甜美可人的傻白甜。喻文州在灯光控制室里看他,遥遥台上,聚光灯只照在他一个人身上,于是整个人都像是沐浴在光里。声音也好听,唇边狡黠的笑也好看,张弛有度,放得开又收的住。

上一秒,还是戏里人,下一秒,就是……

就是什么,是心上人吧。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