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我x我未来的男朋友

 

打完上面那行字我觉得我简直有毒啧啧啧

 

一个随打,随便扯几句淡。

 

“算我求你了别再写那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好吗?”

“嗷!!”

 

有幸经历过魔都夏天的人大概都能明白七月室内不开空调是怎样一种作死。我当然也不是故意不开,只是电费已经岌岌可危了,再开下去估计电表上的数字就要升空发射了。所以此时我和Z君正坐在电风扇能波及到的范围内,拼命喝冰水。

当然了我们一致同意没有空调可以但是不能没有WIFI。与其说一致同意……倒不如说是狼狈为奸。Z君有时候有点游戏狗沉迷时六亲不认的架势,这个时候他其实灵魂已经不在现实这个层面上了,而我呢,作为一个有修养的二次元死宅,当我肝文或者看小哥哥们搞来搞去的时候,脸上的笑容简直甜到发腻。用Z君的话来说就是他当年追我表白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甜腻的笑过。

“旁友你醒一醒!!到底是谁追谁啊?”

“是我追你。”

Well,或许在厚脸皮上,我和Z君不相上下。

 

本来大家是相安无事的。冰箱里除了冰水还有绿豆冰棒和龟苓膏,和喝到一半的无糖可乐,电风扇非常卖力。为了图清爽我形象也不要了,穿洗到快破的家居服,非常透气。Z君干脆就是背心大裤衩。我们两个面面相觑一会,很默契的说:“靠,你这个样子,也只有老子(老娘)会要你了。”

 

对,本来是相安无事的。

 

但是大概是队友太傻逼了或者对手太菜了。Z君这局游戏打得很快就结束了。我没多想,手上那篇文编辑了个后记就发出去了。

 

事情就坏在这篇文上。

 

Z君有个很好的哥们,A君。在我和Z君还没有搞到一起去的时候我觉得他们两简直gay里gay气,形影不离是常事,忙起来了还互相帮忙打饭。有次我心怀鬼胎去实验室找Z,娇滴滴地说“哎呀Z君,我给你带了Q家的蛋包饭便当。”Z君哦了一声。

“A给我打饭了。”

与此同时,A非常应景地挑了筷土豆丝,塞进了Z的嘴里。

我:………………

 

我在“哎呀是不是应该写篇文呢”,和“快写!快写!”之间,选择了立即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深藏功与名。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A和Z是十几年的小伙伴了,两个人之间自然是有无数的料可以供我加工,发散,然后上传某同人网站自由发挥。刚开始我还打算强行让意中人做攻,写了几篇文之后实在没办法背着自己的良心说话了,Z君受的可以,我都想攻他了。

 

当然最后也确实是我攻他呀嘿嘿。

 

后来嘛,后来我就寻了个良辰吉日找Z君挑明了。本来以为他是个毫无知觉的傻逼,没想到他不愧是老娘亲手选上的,居然在我开口一锤定音之前先自己把话全说出来了。

“Z君……其实我觉得你很帅的。”

“那个,小L……”

“我觉得你很靠谱,做事情也很认真。”

“小L,你先听我说……”

“所以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噢谢谢!不是等一下……”

“我知道你可能没往这边考虑过……但是我一定要告诉你!”

“靠!!你听人说话会死吗?”

“诶??”

“我……我喜欢你!”

 

后来?后来当然是干了个爽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说话色情点。

 

之后某次我问他为什么当时先自己把话说出来了。

“因为我确实挺喜欢你的。”

Z君翻了个身,伸手摸摸我的耳朵。

“再说,表白这种事情,我不好意思让小姑娘来呀。”

 

等等……好像无意间发了不少狗粮?

不好意思因为我就是喜欢他呀。干什么,你要是不服你自己去找个男朋友啊。

 

让我们回到那篇文上去。

 

前几天A君去了趟岭南出差,广州啊深圳啊。回来的时候给我们带了芒果荔枝米蕉,各式水果让我吃的满眼放光。于是我灵光一闪,就开始写A君和Z的芒果play……

 

今天太热了,我写完忘记取消掉同人网站和微信的联系,一键同时发布了……

Z君打完游戏,精神回到现实世界,打开朋友圈刷一刷,就发现他正被自己的小伙伴A君按在厨房的桌子上啪啪啪啪啪啪……

发布人还是他自己的女朋友。

我猜Z可能是觉得自己被人带了绿帽,但是又想不出是被谁。这种矛盾的心情让他忍不住了,一边把手机屏幕举到我面前,一边说:

 

“算我求你了别再写那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好吗?”

“嗷!!”

 

相信被三次元熟人扒掉马甲的小伙伴们一定很能理解我的感受。

公开处刑啊……

 

我忙不迭把那条东西给删掉了,在更多的人看到之前,在局势变得更不可控之前。

 

气氛忽然有些尴尬。

 

“我说你啊……写这种东西也就算了。不过真的算我求你了,别再写我和那个谁的了。嘶……”

“对不起啊……”如果有长耳朵,那我的那一对此时肯定已经耷拉下来了。

“而且你还用真名,你是不是……”他把傻逼两个字咽下去,换了温和点的,然后说,“有毒啊。”

“我有毒,我忏悔。”

“而且你!!!你还把我写成下面那个??!!”

我抬起头,看到Z君的表情。

他似乎并不是特别生气,更多的是被戏弄了之后不甘心,又气又好笑的样子。

看到他不生气,我心里就放松很多。

“可是有的时候我就是觉得你很受啊。”

 

Z君沉默了两秒。

 

他站起来,推开卧室的门,把空调打开了。

“哎呦喂电费很贵的!!你干嘛呀?”

“让你身体力行地感受一下,谁才是受。”

 

接着就一把把我抱起来,走进了卧室。

 

……

 

后边的我就不说了,大家自行意会吧。可能我们只是在里边打牌定攻受而已。

 

嗯,反正我以后是再没写过Z君和A君的文。

 

取而代之的是,我写了很多性转的自己和Z君的文。

 

对此,Z君表示他很满意,因为他不是受。

 

我?

我的话,怎么样都好啦。反正是喜欢的人嘛,怎么样都喜欢的。

所以Z君对我反攻的那几篇视而不见,我猜他大概也是那样想的吧。

 

END




注:为什么假想的男朋友叫Z呢,取Z是最后一个字母,即最后才姗姗来迟的意思。至于他基友A君,既然一个叫Z另一个就要叫A啊,多么对称。

评论(1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