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不如喝茶 10.1生贺

瞎几把写,诈尸搞个生贺。

没头没尾,一发完。



要说风雅之事,周防第一时间想起的,还是宗像。

茶这一道,周防其实懂得不多,仅有的几次经历,竟还都和宗像挂上钩了。现在想想,不得不说命运当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第一次喝茶和第一次见面差不了多少,宗像和他同岁,见礼时却用敬语。周防直觉不喜欢这副腔调,大大咧咧写在脸上,就差在喉间哼一声。宗像那时候也只是半大少年,也没练成之后皮笑肉不笑的调子,看到周防表情自己虽然还按捺着,言语动作之间也不见得有多急躁,却还是零星漏出一点不满。

两个人隔着矮几对峙,少年人的意气几欲化作实体,冲撞对方。

哼。

哈。

两个哼哈二将面面相觑了好一会,直到一旁火炉上的水烧开了才停下这种无所谓的针锋相对。宗像开始收拾桌子准备茶具,顺手摆上茶点——那时候他还没有热爱红豆的副长替他代劳。精致的点心被小心翼翼地摆在同样精致的小碟子里,碟底是一尾活泼的锦鲤。倒入开水后茶香慢慢飘溢出来,宗像跪坐着,仔细滤去第一道茶水,又注入热水,默默算好温度和分量。最终才在周防面前的茶碗里倒进茶水。

清香四溢,零星的茶叶默默打着旋飘落到碗底。

周防从刚才起就打量着宗像的一举一动,他虽然不怎么了解茶道,但宗像的一举一动都赏心悦目,仿佛已经练习过上百次,很是熟练。他想会自己琢磨茶道然后仔细泡茶给客人不是一般都是女人的专长吗,眼前这个虽然长得秀气但应该是个男的吧,有没有搞错啊……

宗像同时也在腹诽。

面前这个粗野无礼的家伙刚才不肯对自己用敬语就够头疼了还对茶碗摆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难道是不会喝?当今日本居然还有不会喝茶的人吗,茶道自从大唐传来有这么多年历史可谓文化的一部分了……有没有搞错啊!

要不怎么说表面冷静的人实际上很有可能藏着一颗火热的心呢,宗像吐槽的内容明显就比周防的有深度很多。在周防尚且在纠结面前人是男是女这个基本的问题上的时候,宗像已经上升到了社会文化的角度,开始思考人类发展的前景了。

最后周防得出结论,面前的人是男是女不重要,重要的是赶快喝茶走人。他不想高中第一天就困在风纪委执行室里陪这个怪人对坐到天明。而宗像的结论是他需要去图书馆查资料再研究一下茶道,就凭手上现有的资料还不足以对周防进行制裁。

于是他们端起茶碗,不约而同再次哼哈两声。


那时的情况和第二次喝茶又不怎么一样。

周防被措辞文雅地请来喝茶已经是他们熟起来,或者搞在一起,如果要直白点说的话,之后的事情了。那时候宗像大概已经猜到周防身上的变化,彼时他还没有觉醒王之力,也谈不上压制或者制衡周防,只能从内部入手,喝茶去去火气。

周防对此嗤之以鼻,架不住剑道部主将把木刀架在他脖子上眼镜反光的一瞥,最后还是来了。

虽然他自己也是拳击部的大将,草薙毕业了,他就是老大。

反正已经搞在一起了,按照周防的话来说,该干的都干了,不该干的……总会干的。

宗像傲慢地扶了下眼镜,阁下的话真是让人不爽啊。

周防说那也没有你的脸让人不爽。

真是好记性,需要我提醒你昨天是谁让我不得不穿高领衫的吗?

那正是我告诉你再在我面前说敬语的后果。

哼。

哈。

两个哼哈二将抬杠抬得毫无技术含量,宗像面皮终究薄些,冷哼一声之后就去烧水打点。周防看他素白手指在古朴茶具之间穿梭,像蝴蝶。

可他也清楚记得,他们过招时那双手上的薄茧,常年握剑的人才会有的薄茧。

当然也记得他们翻云覆雨时,自己是如何扣住那双手,带他攀上更高处。

想到此节他喉结微微一动,看着宗像的视线也有点变味,不过一杯刚沏好的茶水灌下去之后,苦的他五官都要移位,旁的事情也顾不上了。

所以他也没发现宗像看他的眼神,混合着棋逢对手的快意,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还有一点茫然的忧虑。

那几乎是他们之间最后的柔情时刻了。


第三次喝茶就是在S4的室长室里,偌大的办公室被泾渭分明地隔成两个部分。左边古色古香的日式茶室,有榻榻米的竹子作为格挡,右边是现代化的办公桌和宽大的老板椅,身后还有书架。

桌子很宽大,如果要在那上面来个一两发,自然也不是问题。

可惜那上面现在堆满了宗卷,羽张迅时代的,宗像收集的,还有从黄金之王那里要来的资料,各式各样的,让桌子上没个空闲的地方。

就如同宗像现在的思维。

周防手上依然上着镣铐,其实这种东西根本困不住他,就算这副镣铐是给能力者特制的一样。他是王,第三王权者,天地间和他并立比肩的除去轮椅上坐着的和上世纪的老头子们或者某个妖怪之外,也就是宗像了。

长身玉立,自是英俊挺拔。

周防的帅气,像是苍茫大地上旭日东升,耀眼的红和金色,光芒刺过来,就是一场侵略,要让一切都染上他的颜色。

而宗像的英俊,更像是雪夜里无边林海,清冷的蓝和紫,随着雪花一起覆盖在苍劲森林里,不动声色的强大着,摸不透看不穿。

代表王之力的力量在他们体内流淌,赋予他们超出旁人的能力之外,更是多了一层禁锢。

只不过有人叫那禁锢责任,有人觉得那是囚笼。

周防双手还被拷着,自然没办法端起茶碗,宗像一时像是忘记了此节,也不管不顾。

别费心了。周防忽然道,目光落在那个茶碗上。

不懂品茶之人,自然不懂这其中蕴含的真意。宗像接口,如同每一次一样。

你懂我意思。

我宁愿不懂。

你查的也够多了,看出来能改变这些的方法没有?

目前还没有。

那就不会有了。

总会有的。

在你前边那个,是叫羽张迅吧……前任S4的老大,也没成功。你就有自信?

我不会重蹈覆辙。

那好,最简单的方法在你面前摆着。

他指了指宗像腰间的天狼。

除了这个之外,还一定有……

周防忽然哼了一声。

宗像被他抢白,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周防自己补上那句哈。

一句哼一句哈,一个人说和两个人说,到底还是不同的。宗像没再说话,或许是被说服了,或许没有。周防很清楚他到最后一刻都不肯放弃,也再不劝他。

他的能力他最清楚,焚烧,破坏,却也是保护。

他将破坏带给敌对者,以此保护身后的人。

宗像不属于需要保护的那一类,那么就应该是敌对者。但要是敌对者,也太暧昧了一点。

不是保护,不是敌对,却又是保护,又是敌对。

这拗口的关系也只有在他们身上才得以成立。周防心想,从这个角度看过去,S4的制服挺括,扣子闪着寒光,穿在宗像身上格外合适。

那也就是了,王和王,这一步棋怎么走,怎么走也合适,却也不合适。

茶凉了。宗像说。

那是因为你不肯解开这个。周防晃晃手上的镣铐。

解开了怎么控制你?

不解开就能控制我?

也是。宗像置之一笑,抬手按在那镣铐上。就在一瞬间,那副手铐化作无数光点,骤然消失于空气之中。

周防揉揉手腕,伸出手去拿那个茶碗。

却不想一个不小心,把茶水打翻了,泼在矮几上。

于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喝上宗像给他沏的茶。



他想,喝茶就算了,终究是风雅之事,他做不来,倒不如喝酒自在。

可是这件事情不知怎的和宗像很搭,所以他想,就这样吧。


然后很多年后,当周防想起宗像时,还是会想到他们一起喝茶的场景。

即使他已经无法再触碰到当初为他泡茶的人。



END



FT:

好久没写这对了,扯淡随便写写……我对尊礼这对,没什么好说的啦,爱或者不爱,他们都在那里。


最近爬墙飞快,又萌策瑜了,在策划写个现代AU……嗯


就这样,节日快乐。



以及没考据,文中出现所有的喝茶啊茶的历史啊都是瞎几把写的,欢迎捉虫。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