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Burning Desire [芥太]

CP:芥川龙之介&太宰治【顺序代表攻受

作者:阿格妮斯


他一步一步走下台阶,走进黑暗之中。

那人有长长的睫毛,微卷的黑发,却不女气,偶尔会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靴子敲击地面,清脆的回响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之中,竟也沉寂下去,闷闷的。

冷着脸时十足的恶魔,但就是百里挑一的一次笑容就足以忘记所有。

身后的光亮渐渐缩成一条细缝,面前的台阶依然延续。

身上缠着绷带,连脖颈上也有。从衬衫袖口露出来的手臂意外的纤细——他本来也不是孔武有力的类型。

煤油燃烧的气味渐渐越来越重,火光有气无力,仅仅能照亮眼前。


那人被吊在墙上,锁链铐住双手。

现在,在这里,他的眼前。


数不清的午夜梦回,数不清的白日做梦,都不及这一刻的波涛汹涌。

他什么都想问,又什么也说不出。

为什么离开Mafia为什么加入那种组织为什么杳无音讯为什么要将那个少年带在身边?

为什么弃我于不顾?


那时向我伸出手的,明明是你。


黑色大衣在身后延伸出去,幻化成尖刺。

心里的猛兽愈演愈烈。


他伤不了他,从一开始他就知道。

连站在他的身边都是奢求。


何为爱,何为恨?又何为爱恨交织?

答案全在眼前这一个人的身上。


“太宰先生……”

眼前的青年在下一刻懒洋洋的睁开眼睛。

“还是一如既往,完全没有长进。你的呼吸已经乱了。”

何止呼吸,早已方寸大乱。


那人嘴角挂着笑,眼睛里却没什么情绪,黑漆漆的深不见底。

想撕碎他……想膜拜他……想逃离他……想占有他……

他向前迈步,直到和他呼吸交错的距离。

手指伸向他系的整齐的纽扣,一颗一颗解开来,小心,但是迅速,悄无声息。

太宰眼中闪过一丝不知是什么的情绪,太快了,无从判断,又很快归于平静。

“这是想要严刑拷打吗?”

他的手指离开了已经完全解开的衬衫,沉默了一下才回答。

“不……”

“那么这又是要做什么呢?”

这是连他自己都无法回答的问题。

手指流连向下,触到了他的皮带。

“我不知道,太宰先生。”他仿佛真的一无所知一样,像个好学的学生一样发问,“我该怎么做?”

接着是皮带被抽出,发出一声闷响。他知道那是它掉在地上的声音。

“取决于你要问我什么。”他望向眼前的人,声音里依然是游刃有余的从容。



行为是在他的默许之下发生的。这一点他很清楚。

舔吻,交缠,抚摸,欲望在绮丽地蠢动着。

从指尖蔓延开来的兴奋感,如同一波一波冲刷着峭壁的海浪,势头越来越猛。

喘息的间隙吐出不成句的话语,事到如今,也不再有人想去寻找它背后的意义。

他只想把他禁锢在方寸之间,就算只有现在。

攀上顶点时,他们一起。

彼此毫无距离,激情过后的绯红还残留着,手指上还有黏腻的触感。

他却忽然觉得索然无味。

他呼唤他的名字,如同他曾经做过无数次的那样。

却没有人应答,也如同无数次睁开眼睛时的那样。



芥川只身一人站在牢狱里,眼前是碎裂的锁链和断壁残骸。

梦中人早已不知去向。


END



Freetalk:

Wow,深夜开车。

看文野第一季终了,不禁提笔写下这一篇短文。

芥川和太宰的对手戏实在有趣,尤其是第九话牢狱里那一段。太宰真是嘴不饶人,每一句话都正中红心,全结结实实戳在芥川的弱点上【笑

说起来,这一对也算是师徒组吧,曾经的。

更有趣的是,芥川对于太宰的执念,更多是通过他对旁人(敦)的态度体现出来的,而不是两人直接的对手戏。后来芥川和中岛那一场闹得动静真是大,光是罗生门的招数就让我意外。当然了打不死的敦君也是可以的,刷新了我对人体极限的考量【笑

哎呀呀这一对萌点明明还是蛮多的。

可是为什么是冷CP呢?

看到现在,文野中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太宰治啊。区区也算三次元中他的半个迷妹吧,人间失格看过几遍,每次看完都想效仿,人生重来算了【不】

据说文野更多是把代表作和文风拟人了,区区以为无不道理。

其中奥妙滋味,自是一言难尽。


第二季也在看,官方小说自然也没有错过。看到作者的后记,创作时参考文豪们的风格,大量私设或者二改,但其中也有重合的部分,比如织田作,太宰,坂口的合影。看到这里,区区也似有触动。我之前计划的事件薄和wildest dream之中,也有这样的想法。在截然不同的故事中体现出和原作K相同的走向,也是对原作的致敬了吧。我向来是不喜欢太过娱乐化的作品,所以一开始拒绝文野也是情理之中,然而看到作者这一番话,也心中燃起新的想法。不同的作品,不同的时代,在后世的不同人眼中看去,自然也是有不同的解读,况且考据得当,作品又有引人入胜之处,是否也可以说是当下的诠释?


若是有第三季,想必区区也会期待。


阿格妮斯

一月初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