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易小姐 [一发完结]

#百合投喂计划#

作者:阿格妮斯


我开始走近易小姐,已经是春天的事情了。

黎城冬天不那么冷,沾了海洋性气候的光,空气好,白日短。这一年的春天来得猝不及防,仿佛只是早上推开窗户,空气里就有什么不一样了。终于不用穿羽绒服,我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我那一件是宝蓝色的,款式也尚可,还有一圈毛绒绒的皮草围在脖子上。

但是比起易小姐来说,还是差太远。

她习惯穿黑色大衣,厚呢子料,修身的剪裁。围巾有时候是暗红色的,有时候是黑色格子的,斜斜围着,很有艺术家气质。

教室里总是很暖和的,一脱外套,里边是件白色毛衣。易小姐穿白色也好看,她皮肤白,白色穿上身,更显得精神。

我则差得远。黎城和琥城太不一样,人人仿佛性冷淡,颜色都挑素净的穿。我从琥城来,服装上还是老一套,时常以粉红的毛衣配亮蓝的裤子,在一群人里显得不伦不类。

我暗自倾慕易小姐,觉得她会穿衣服,平常颜色穿在她身上,也多出来几分特别。

我们上课奉新西式教育那一套,座位不固定,没有校服,于是教室里一片姹紫嫣红,小姑娘们卯足了劲打扮,个个都是花一样的年纪,唇红齿白的好看。

我也东施效颦的打扮,总算不再穿亮蓝的裤子和粉红的毛衣,也走起黑白灰三色的格调来。勉勉强强算是混在人群里,不再那么扎眼。


这天上课要分组,然后做课题。我那一天碰巧和易小姐坐得近,于是互相问了问,就打算一组合作。

泰然自若的是易小姐,手心里都在冒汗的是我。

易小姐讲话温文尔雅,声音不像别的小姑娘那么高,温温柔柔的音色,听着非常舒服。讲句废话都抑扬顿挫,何况因为要讨论课题,一直在讲话。

靠的近了,她身上幽幽的香水味便丝丝缕缕的传过来。

我几次去扶眼镜,借此掩饰自己的表情。不然我可怎么解释,明明在讲罗马帝国,我却一脸神游天外魂不守舍。

讨论出个大概框架,又分了工,正讲到要紧时候,我肚子忽然咕噜一声响。

声音可大。

我腾的一下就脸红了,易小姐抿嘴笑一笑,但没说什么,接着刚才的话题一路说下去。

我定定心神,也跟上去。

耳朵却烧起来。

总算等到下课,我收拾东西,心里全是懊悔,偏偏今天这种时候出丑。易小姐和我一前一后出教室,走几步,她忽然回过头来,俏皮一笑。

“Have a nice lunch.”

我不知怎的,只觉得她可爱。


后来课题一路跟进,我们交流也多一些,有时候也会聊聊闲话。

易小姐温柔又善解人意,讲话中肯。大概是听到我肚子咕噜噜响的惨剧之后打算给我帮点忙吧,有一次她带了自家烤的点心来,分给我。

金黄色的外皮,却是很软的,一口咬下去,是奶油的甜味。

“好吃吗?”

她靠在椅背上,扭头看我,表情温柔。窗户没关牢,细碎的风吹过来,她的头发也随之扬起来,恰似我的心情。

“好吃!你手艺真好。”

听了我的话,她很高兴似的,说要是喜欢,可以把菜谱给我一份。

我嗯嗯啊啊的答应着,心里想的却是——

如果不是你做的,这种点心,再甜也索然无味吧。

风吹拂她散落的长发,我却希望那是我的手指,穿过她的发间。


其实之前和易小姐也不是没有交流。

我沾了教学大纲的不同的光,在理科的几门课上,居然还能混个优秀。

有一次考了试,卷子稍微难些。下了课一圈人围在一起讲题,我凑过去瞧个热闹。

人群中间就是易小姐,一道题被她讲的抑扬顿挫,希腊字母都成了诗句,情歌一样的温柔。

只一眼,我就再找不回自己。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她在发光啊。”


易小姐从那时起,就像自带着聚光灯一样,我则是台下挥舞荧光棒不起眼的追随者,目光热切,中间却千里万里的远。



有次班会课难得在大阶梯教室里举行。

我去的稍微有点迟,只有易小姐和她几个好友前边有座位,我颇有点求之不得,不顾朋友频频目光像刀子一样刮我,兴高采烈过去坐下。

后排易小姐和朋友嬉闹,糯声一句“别闹啦”

我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从头到脚都绷直了。

那声音简直像是长了钩子,三魂七魄都晃悠悠地飘起来,不轻不重在我心上当的一下敲一记。


万箭穿心。



后来课题做展示的时候,易小姐发音漂亮,语速不疾不徐。她思路清晰,讲的条理分明。

我光是不要让自己的表情太痴迷就费力,一篇稿子断断续续,讲的吃力,好几次都要易小姐帮忙掩饰过去。

课后我只想揪着自己的头发去撞墙。易小姐安慰我紧张怯场人之常情,我却说不出真正原因,只好继续揪自己的头发。


我们之间像是隔着千里万里的山水,我看得到她光彩夺目熠熠生辉,她看不到我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我已经迷上她。



后来课题结束,我和易小姐之间也淡下来。所幸选的课大多相同,我在主课之外还选修一门美术,仗着自己以前学过几笔素描,冒冒失失闯进去,却发现里边全是高手。

而易小姐是个中翘楚。

她的作品总有种旁人无法匹敌的灵气,或者是颜色,或者是笔触,比旁人多出一点不同,却恰到好处。

这一次主题是“Decomposition”

我按字面意思当分解处理,于是交上去一堆稀里哗啦的碎片,美术老师看的大摇其头,啼笑皆非。我后知后觉才发现应该当耶稣受难理解,当即心里一阵后悔。

易小姐的作品是提线木偶,背一个十字架。

暗红色色彩打底,布偶是手缝的,还有画上去的肢体细节。演示时她娓娓道来,面孔认真,布偶也配合主题,一摇一晃。

不用旁人说什么,我自己就明白。

我是形神俱散,她是形神皆备。

走出门的时候她在收拾画具,我看着她身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有一天——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希望,易小姐会称赞我的作品。

不是客套话,不是场面话,而是真心的,那种称赞。



日子波澜不惊的过着。

我和朋友一起也放肆的很,什么话都敢说,大声调笑,没什么顾忌。谈什么都放得开。

和易小姐聊天却不一样。

我小心翼翼端出一副青年才俊的面孔来,生怕一个不注意露出原型,叫她失望,或者瞧不起。话题也是千挑万选,说太多,我一个人喋喋不休,好像炫耀狂,说太少,易小姐便时刻关切看我,倒教我更加不自在。



偶然一次参加活动,竟碰上易小姐的妈妈。

我连忙打招呼,竭力在殷勤过分和家教良好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笑语晏晏寒暄了一会,夫人忽然说,易小姐和她讲过我的事情。

听到这话,一颗心不上不下,我立刻紧张起来,另一方面却也藏了暗自的喜悦。

原来她也……如果这样,我是不是也算是在她心里有些地位?

只希望不是抱怨我什么……

夫人后来又讲什么岔开了话题,我也无从而知易小姐到底讲我什么。

不过这话,到底算是给我一点勇气。



夏天到了,学校组织修学旅行。

我和三五好友勾肩搭背狼狈为奸,自然是要去的。因为是去玩,也没什么衣着限制,于是一时间胳膊大腿全露在外边,我还算保守,衬衫短裤,不过也不太穿什么裙子。

易小姐的打扮还是很简单,但依然很有韵味。一群人一起走,我时常错开脚步,抛下狐朋狗友,借故溜到易小姐身后去,不远不近的跟着。我这样十足像个跟踪狂或者痴汉,不过易小姐实在赏心悦目,不看未免说不过去。

我这么努力说服自己,心里却也明白,这是看一眼少一眼的事情。


喜欢易小姐的人并不算少。

修学旅行晚上带队老师管的不严,也没法管,一帮子胆大妄为惯了的,就从小超市买了啤酒来,一杯一杯的互相灌对方。喝酒当然要说闲话,从学校里哪个男老师最性感聊到班上谁对谁有意思。正披露某对小情侣不为人知的爱好的时候,奥莉薇忽然开口,一上来就是劲爆的。

“我觉得易很不错啊,我挺喜欢她的。”

真是当头棒喝。

我一直瞧着易小姐,守着秘密,仿佛这样就十分欣慰,藏在心里,旁人无从窥伺,也抢不走。却没发现原来她的好,不遮不藏,引的一干人竞相折腰。

这下倒好,坐在床上的,椅子上的,沙发上的,忽然都像活过来一样,还有一个已经喝倒了的,也颤颤巍巍吐出哪个谁谁的名字。

七扯八扯的分析下来,粗略估计,对易小姐抱着点小心思的,竟不在少数,七八位同仁都榜上有名。

还不算刚才剖白自己的莉薇。

我气的简直要笑了。


接着酒劲,我也吐露情绪,讲我痴迷易小姐,奥莉薇深有同感,聊到后来,情敌之间竟惺惺相惜起来。

聊到后半夜,我们转战到阳台继续。

脚边啤酒罐子哗啦啦地响,我已经不太清醒,还是勉强地问,

喜欢上一个姑娘有什么错。

错在她不喜欢你。

奥莉薇声音模糊到听不清,我疑心自己在做梦,扭头却看见她脸上一行泪痕。

我何尝不是。



心动来的太突然,情不知何起。

我途经了她盛放的光景,却不是最合适的那一人。


旅行最后一晚在大城市里。

带队老师决定出去喝酒放松,连带我们也有好运,可以出去晃晃。

小酒馆里放不下那么多学生,和我相熟的也就顺理成章地跑出来,聊天鬼扯,也放松些。

远远看见易小姐,我举杯。

隔着那么多人,她礼节性一笑,也举杯。

这么远的距离,千山万水也跨不过的距离。

少年志气,情感来的太匆匆,火烧一样的炙热,放肆一样的投入。

却不是每一段都能善终。


酒喝下去火烧火燎的烫,我一摸才知道自己眼泪都下来了。

“没事,刚才喝太急了。”

我也知道自己心急,但哪里有办法,控制自己太难,心意掩饰起来都嫌烦。

却不得不烦。

我还乐在其中。

真是无药可救。



再后来呢,分了班,联系就更少。偶尔见到打个招呼闲聊几句,就已经是极限。

又过段时间,听易小姐的朋友席安娜讲易小姐交了男朋友。

“那男孩个子和我差不多,这哪里好?就是脾气对了易的口味,长得还算过得去。”

席安娜语气向来刻薄,那男孩子我瞧过一眼,远远看去,和易小姐走在一起,一表人才,挺般配。

况且席安娜接近一米八。


我那天翘了一下午的课,在图书馆里看巴黎圣母院。妄想自己是卡西莫多,易小姐是艾丝美拉达。

合上书又觉得荒谬,泄了气一样靠在墙角。

那天的天气很好,天空和易小姐给我带点心那天一样蓝。

只是那么好吃的点心,我却没有吃过第二次。



我喜欢她,用尽所有少年意气。

付出哪里就有回报,世上负心郎如此多。

易小姐不曾负于我,是我自己负了自己。



END




后记:

第一篇百合,基本上都是作者情感投射。

现实生活中的易小姐还没有男朋友,说不定我还可以努力一下【笑

感情这种事情真是无法预料,易小姐是个非常美丽的意外。


结尾有些匆匆,毕竟我和易小姐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我无意涉足她的生活,看到她快乐,我也就可以了。

说出来,平添困扰。


就这样了,阅读愉快。



阿格妮斯

二月初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