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事不过三 [社乱] 下

上篇


结果那天晚上他们到底是没有做到底。

用手抚慰着射出来之后,福泽摸摸他头顶,正要起身去浴室。

“就这样?”

乱步伸手扯住福泽的袖子,高潮后的水汽还弥漫在眼睛里,眸子绿的像要滴出水来。

“等到你准备好再继续。”

“我准备好了呀。”

“今天已经太晚了,就算了吧。”

拗不过福泽的眼神和温柔的抚摸,乱步气哼哼睡觉去了,当然是钻进福泽的被子等他。

迷迷糊糊中听到浴室水声停了,又过一会卧室的门被拉开。

他听到一声叹息或者没有,接着被拥进一个略带着点凉意的怀抱。

熟悉的气味环绕在他周围,他凑得更近些,拱了拱,渐渐睡着了。


在那之后又陆陆续续过了几周。

乱步并不算是那种老想着要做那档子事的血气方刚的少年人,不过他毕竟还是年轻,福泽的年龄也称得上正当壮年。于是总有那种方面的需求,不可避免。

只是福泽通常都是帮乱步解决出来之后自己去浴室,有时候会试探性的帮他扩张,不过更多时候连衣袍都不乱。

这种情况有点莫名的羞耻感……不过他不讨厌就是了。

让他不爽的是另一方面。

他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时年二十六,无论心理生理都是成熟的大人了,为什么福泽还是不愿意做到底呢?

且不论心理方面到底能不能算成熟……这不是我管的了的事情……生理上绝对是没问题。

他第一不是老咳嗽瘦弱兮兮的病秧子,二不是怕痛怕的要死要活的小孩子。福泽到底在顾虑什么呢?

好几次对方带着一身水汽回到床上抱住他的时候,他都一再声明:

我不是易碎品啦,要做也没问题啊

福泽只是拨开发丝轻吻他额头,低声说,睡吧。

他享受这种被对方珍视的感觉,但也想要更多。是不是太贪心,他不知道。但他不希望福泽压抑着什么。


喜欢这种感情很微妙。

可以是因为一个瞬间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温柔,于是一下子坠入情网。

可以是懵懵懂懂日积月累的厚积薄发,樱花树下,手指交缠。

或者是嬉笑玩闹之中的恍然大悟,一语惊醒梦中人。


“可是我想的不是这样的呀。”


福泽当然知道他想的是什么。

不如说正是因为知道的清清楚楚,所以才要讲。

经过那天晚上一番争执确定心意之后,他内心仍然有一小块地方微弱的抗议着他的行动。于是他忽然开始像个操心过度的家长一样,开始给乱步讲爱情到底是什么。

他拢着袖子端着茶,乱步在另一边捧着脸笑吟吟地看着他。

正是晚饭过后轻松愉快的居家时光。

老调重弹来来回回说实在的也没意思,所以对于情况演化成这幅样子其实他也不意外。不过总归有种——被乱步牵着鼻子走了的错觉。

谁说不是呢。

他觉得这也不是坏事。

这么想着,什么是爱情的议题,也不再讲了。

直接用行动更符合他的性格。


老实说,对于这个孩子,亲情和爱情的分界线到底在哪里,其实也说不清楚。再说本来说亲情就不合适,又不是亲生的。

如果说爱情是愿意为了对方改变,变成更好的自己,发现新的自己,是想要守护对方,想要相濡以沫,那么都不用疑问,现在胸中回荡着的,这种要满溢出来的感情,就是——



这种事情……如果要他讲出来,还真是会老脸一红。


“福泽桑,想什么呢?”

他差点脱口而出一句想你,临到嘴边硬生生咽下去。

“明天一早要去查案吧,早点休息。”

说着,顺手摸摸乱步的头。

被摸的人没说什么,但明显是很受用的表情,半眯着的眼睛里都是温柔。

那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湖水似的,流光溢彩的漂亮。看着他的时候永远是毫不掩饰的全心全意的信赖,那种十二分的热意。

“爱情是什么?”

乱步忽然说,不知何时已经戴上眼镜。

“那是激情,是不由自主的情热,那是平淡,是岁月静好的安稳。”

他的手指抚上他的脸,划过那些岁月雕琢的痕迹,每一道皱纹都是时间的见证。

“那是不能没有的东西,不可捉摸形容不出,但一旦得到,就再也不想放开。”

温热的触感划过他的眉毛,顺势摘下他的眼镜。

“这番感言,还对得起你的教导吗,福泽桑?”

他吻在他的额头上,声音温柔。

“叫我的名字,乱步。”



END



FT:

写到最后我不知怎的忽然觉得说不下去了……啊社乱怎么这么甜

……不要管这对小CP了,皮皮虾,我们走。


【情人节快到了你说我会不会搞个事?】


阿格妮斯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