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三次他没有如愿以偿,一次他有 [社乱]

事不过三番外

注意:社乱无疑,含国太,敦镜

不可言说的部分自然走链接


事情是从一块巧克力开始不对劲的。


说到情人节自然就是巧克力,说到巧克力自然就是狗粮,是秀恩爱。为了让特别的那个人感受到自己的心意,送上巧克力是多——么正义的举动啊!

乱步把贴在桌子上上的传单撕下来丢掉,却忍不住往那个特别的方向看了一眼。

周围大家各忙各的纷纷假装没看到,心里却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哦~”尾音还一波三折。

就算是再不会读空气的,也能从这微妙的气氛中看懂些什么。平常喀嚓喀嚓吃零食的乱步今天却一反常态,桌子上只有报纸和刚才丢掉的传单,平常宽容到几乎纵容程度的某人,今天却房门紧闭一句话也没说。

要是说他们两没发生过什么,就算是单纯如中X敦君都不会相信。


“社长和江户川前辈是发生什么了吗?”

…问出来了。

中岛敦君真是个好少年啊堪称侦探社最后的纯良。看在有心搞事的那一位心里,自然是心痒难耐就要下手。

“太宰,我想起来上次还有件事情没有解决妥当,走吧。”

就在他的手将将要碰上敦的时候,某副眼镜闪过一道光,接着就打断了他的动作。

…就知道……

“诶——国木田君好严厉啊,情人节还要加班吗?”

“情人节算是哪门子的假日,再说你平常也没有老老实实来上班吧。”

“话虽如此我今天可是打定主意要留在这里的。”

把你留在这里等不了多久就有的折腾了吧……

深感自己胃药就要不够用的国木田强行把太宰从椅子上拖起来就要往门口走,怀中像一滩死泥的那人却忽然振作起来。

“讨厌啦好粗暴呢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呃!”

国木田果断出手,一拳过去,世界清净。

“我们先走了。”

看着两人离开,与谢野笑眯眯地说,“一路顺风。”



反观是在那边看报纸的那一位……好吧大家好奇心确实重,但也没有到非问不可的程度。敦君的话显然是进了乱步的耳朵,除了报纸又被翻过一页,其余也没什么反应。清茶袅袅冒着热气,坐在一旁的镜花忽然扯住他衣袖。

“可丽饼……”

被那样大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敦不知怎的脸红了。


“那个……与谢野医生,今天可以稍微早一点走吗?”

在与谢野笑眯眯的眼神注视下,配上一副“年轻就是好呀”的表情,敦的脸红透了。


反观坐在那边继续看报纸的那一位……报纸都被敷衍了事地对待了,完全没有要翻页的意思。


下班时间,社里没事的都纷纷回家,就连宫泽也说要早点回去看他的牛,更不要提从一大早就黏黏糊糊的谷崎兄妹。

总之能走的都走了,眼看着社长连出来的意思都没有,矛盾走向不可调和也只是时间问题,再这么下去,殃及池鱼也不是不可能。


反观那边连报纸都不愿意看的那一位……



人世间很多事情,并不是心诚则灵。

福泽第n次地端详那两个小袋子,第n次地开始打心底里后悔。

对于情人节这种舶来品,他本就没什么兴趣,再说直到不久之前都没什么人和他一起过。如今总算有一起过节的人了……

却感受不到什么过节的气氛。

如果他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昨晚他无论如何都会……

事到如今似乎没有办法了,无论如何先破釜沉舟一次。

终于打开门,他缓步走出去。

“乱步。”

出乎他所料,那把椅子上没人。

这个冲击无外乎五雷轰顶,乱步是出了名的不认路,单独行动走过最远的也就是他疏忽了的那一次。如今好端端的人却不见了,怎么能不让他脸色一变。

一惊之下思路都不顺畅了,他没想那么多,急匆匆冲出去了。


过了一会,一天都没补充糖分的名侦探从侦探社专属的咖啡厅回到办公室,却发现他一心在等的那个人不见了。

社长!

一眼就看明白发生什么了的乱步:……

本来想趁着一起回家的时候找个理由原谅了社长的,结果现在这情况……

他叹口气,抱着点心坐在沙发上。

电话没拨出去几秒,单调的铃声就从办公室的另一端里传过来。

这样他也没办法了……

在社长回来之前,他都不打算和那家伙讲话了。

哼。




不知道过了多久,侦探社的门总算是被推开了。

“乱步!”

他被拥进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怀抱。

“社长……我等很久了。”

“不会再让你等了,我保证。”

福泽沉稳的声音和他激烈的心跳形成对比,拥著他的怀抱再温暖不过,一切都让他放松下来。


名侦探悄悄地脸红了。

都说老男人谈恋爱,就像老房子着了火。之前他还不觉得,现在这一看……真是再贴切不过。

这个情话满分十二分温柔一心只有他的男人,真是——


中略,点我


鬼佬浪漫,说和所爱之人肌肤之亲时,会看到地平线在移动。

倘若真是那般,他可就再也不会放开身边人了。


Fin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