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陈太太

胡搞一发,应该还会再改,是易小姐的后续。


梗概:初恋情人到底被我追到手了吗?吗?

预警:百合,BE,未完


那天下了雨,是台风天。

我向来喜欢来台风的日子,雨点子噼噼啪啪地打在小区里的雨棚上,声音不好听,可我听惯了,也觉得喜欢。高温天气来一趟台风,可真是舒服到骨子里去了。这种日子不出门,在家里看书消磨一天,就再好不过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

没享受这气氛多久,老板来电话让我过去,电话里急慌慌地,让我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摊上大事了。

来了人吊销他营业执照了?

画廊里的灯光支架全砸地上了?

三个月前睡的小姑娘上门说她有了?

最后一条纯粹是胡扯,老板四十来岁,家庭美满,膝下一女,在美国读高中。

这年头都流行把自家小孩送到美国去读高中,然后再读大学,还要排名前二十的。

有钱。

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从地铁上出来,顺着台阶源源不断往下流的水就让我眼前一黑,这种天气还要上班,真作孽啊。为了不把自己摔死,我走的格外小心,牛仔裤早湿了,手上雨伞跟摆设似的,举着还死沉。

好不容易九死一生走到画廊里,老板一看我这落汤鸡似的样子,马上赶我去换衣服。

“为什么你知道我会带替换衣服?”

“话太多!”

就这一句我已经大概猜出来他今天真是摊上事了,平常可不是这样。他虽然剥削员工从不手软,聊天扯皮这种事情还是会干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工作的地方是件画廊。这年头,室内精装修不挂上一幅画简直都说不过去,我专门负责坑钱,一张嘴巧舌如簧,让有钱人的钞票从他们的口袋里乖乖掏出来。也就是个导购罢了。

有人卖鞋有人卖包,我不过就是个卖画的。

就算这工作也不容易,现代艺术家们最喜欢不走寻常路,老老实实画风景写实不是蛮好,他们偏不。上次有个烧了一千个瓷娃娃的家伙,个个奇形怪状面目可憎,我微笑说这是弗朗西斯培根的做派。之前有个画上根本看不出来哪里是水上哪里是水下哪里又是岸边的,我自信地说这是莫奈的印象派,再之前……

要我说,这些人应该统统拉出去打一顿,有人供他们吃穿作画搞艺术,偏偏追求什么自我,闲得发慌,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吧。要来体会一下我的苦劳,也不至于再弄什么奇葩作品。

换了衣服我从镜子里打量自己,黑眼圈,眼中血丝,脸色蜡黄,吓得我赶紧补妆,这个老女人怎么可能是我。那个巧笑倩兮脸上带着健康红晕的的人哪去了?

真是不划算啊……这么贵的法国化妆品还比不上年少时期的一个美容觉。

出来后又是职业女性的装B范,老板正在亲力亲为调试灯光,还是给最重要的那一幅画,我忽然有点慌,这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呼应我的想法似的,玻璃门被打开,我跟在老板身后,那种既期待又惶恐的心情一时间达到极点。

站在那里的,是我的初恋情人,易小姐。

后来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来我当时的心情,还真够应景的。

她亲密又不失分寸地和老板寒暄,我在一边听着,祈求她别认出我来。毕业之后我改变挺大的,应该不至于让她……

“这是我的助手,纪思思。这位是陈太太。”

老板的声音清晰无误地传到我耳朵里,一秒钟被无限拉长。

不是易小姐,而是陈太太。

陈太太。

我是怎么强撑着打了招呼说了客套话的,又是怎么陪着她和老板逛来逛去地看画的,再是看着她被她丈夫接走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的,我记忆都有点模糊,只是,回过神来,我已经把自己给烫伤了。

浑然不觉那种灼烧一样的疼痛,我只是反复想着那一句话。

陈太太。



TBC


有种狗血言情风……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