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言语之外

言语之外

CP:团兵

作者:阿格妮斯



看了OAD4, 5之后的产物

R18,PWP

【这年头怎么对我来说写清水反而更难了,啧



如果有人对他说,他总有一天会心甘情愿骑在对方身上含住对方的性器一脸迷乱,尤其那个对方还是埃尔文史密斯,他肯定会把那个有人揍得妈都不认识。

实际上他差点就这么做了。


我要庆幸利威尔虽然不算什么好人,但至少不会主动去招惹女人。我之所以还能完好无损坐在这里写这些无药可救的东西,全是托他的福。每一个晚上,我幻想着他和那个男人的每一次接触,深入,互相的,一边让笔电的光莹莹地照在我脸上。

敲打,敲打,敲打。

在虚拟的世界里,在想象之中,在梦境之中。

在我忘记过的瞬间,在我清醒的某一刻。


我幻想他们做爱。

埃尔文精准的顶到利威尔的敏感点,惹出后者一连串的咒骂,其中还混合着意义不明的喘息。他伸手去抚慰他夹在两人之间的性器,还没有尝到什么甜头就被埃尔文阻止。

“谁让你碰我的东西。”

他不满地瞪回去,这到底是谁的东西?

那双眼睛,哦它们真是该死的蓝。如果颜色浅一点,至少他多一个嘲笑他的机会——瞧那双娘兮兮的蓝眼睛,可是它们偏不,它们那样蓝,并不是天空的颜色,是什么呢。

或许那是他值得付出许多代价去求实的东西之一,寻求一个未必就能得到解决的问题的答案。

如同他跟随这人的理由一样。


“真恶心。”

“说得好像做这档子事不恶心一样。”

“混蛋……”

“你的洁癖又发作了吗?”

该死的混蛋总挑着这点鸡毛蒜皮的事不放,他讨厌血的味道,尘土的气味,那种闻惯了的气息。他本来有机会就这么一直闻下去,也没有接触别他的可能性。可是这混蛋给他一个机会。哦他甚至都没有伸出手,只用居高临下的视线。


他们确实很少肢体接触。

我思考了两秒,没再继续写下去。且不论正剧25话,OAD里两人接触也十分有限。

一个眼神蕴含千言万语?

他们到底在一起几年,培养的出这种默契?再说埃尔文那种木头冰块,眉目传情是怎么个玩法估计他还玩不过最初级的。


说到底想两个男人如何做爱,我也算不得正常。

他们是怎么勾搭在一起的。

某天晚上利威尔潜入埃尔文的卧室打算偷那份机密文件,没想到一时间床头蜡烛忽然亮起来。

“这么晚,有何贵干?”

金发混蛋的脸上那表情真是让人火大。

他在心里呸了一句,眉头皱的死紧,恶狠狠丢出来一句:

“自荐枕席!”


“说要自荐枕席的明明是你吧……利威尔。”

“呜……”

他及时刹住滑到嘴边的喘息,将他替换成一句毫不客气的咒骂。

“可现在正在动的,分明是我。”

是哪个见鬼的白痴给埃尔文卖了润滑剂和保险套,那家伙真不会做生意,应该把这个秃子狠狠宰一笔。埃尔文活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润滑剂涂的不厌其烦,细致成了折磨,一点点涟漪都是快意的中心。

愉悦成了把柄,权利全握在他手上。

而他只余承受的力气。


停下。

太过深入是危险的。

我已经不满足于现在,更想要他的前因后果,想要他的全部,过去,现在,连未来都想要收入掌中。

他不驯服的眼睛,野性未脱。

对我而言未尝不是挑战,只是他有没有让我搭上一切的价值。

我想要利威尔和埃尔文的全部,你说他们给得起吗?我又能受得起吗?



情事是他们之间的老主题,他不肯妥协,他也懒得迁就。

于是他挑战他的耐心,他试探他的底线。

谁知道是不是棋逢对手,还是两败俱伤。



你说这一切是否都是他策划好的。

包括现在这一刻。



爱情要有实体,恐怕也不会同意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感情。

这不是全部,远远不止。甚至有无爱情成分都难说。

但这毕竟是他们。选择是如此,追随是如此,服从是如此。

他们就是如此。



fin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