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Tomorrow never knows 4

混一个更新

前篇:123


第二天起来利威尔有点心不在焉的,头也有点疼,更不幸的是他这一天课很多。上午被赫夫帕夫的二年级生怯生生地问没法把水仙根均匀地切好怎么办,利威尔回答用你的脑子试试。下午又被格兰芬多——那个著名的惹事学院的学生——吵的头昏脑涨,不得不加大力度扣他们的宝石,终于在扣完前恢复了现场的秩序。有个愣头青跳出来说什么利威尔教授滥用职权,利威尔索性真的滥用职权让他去擦陈列室的银器。晚些时候终于有空去猫头鹰棚查有没有邮件,结果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封险些被遗忘的邀请函。这种情况不可避免,倒不如说常常出现。猫头鹰不愿意去地窖也无可厚非,但是他的洁癖发作起来要老命了,所以也不可能让猫头鹰在用餐时期给他当头棒喝式攻击。他不耐烦地拆开邀请函,发现是格兰瑟姆夫人的晚宴。

格兰瑟姆也算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只是家族中人在那场大战里损失惨重,不得以渐渐淡出魔法界,这位老夫人倒是还愿意留下来,时不时地举行活动。算是留住往日荣耀,或者再次结交人脉。请的都是魔法界重要人物或者新贵,利威尔搞不清楚这次怎么找到他头上来了,随手把邀请函一折放在口袋里,正要离开时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位不速之客。

黄昏时分据说正是妖魔横行的大好良机,魑魅魍魉都出来了。此言差矣,哪个妖魔比得上眼前人。

埃尔文站在他面前,手里羊皮纸文件还没收起来,不知道又是从哪里顺来的。他眼睛一扫,就看到利威尔,可偏偏还要装出一副偶遇的样子,摆明了是糊弄人。利威尔不吃他这一套,这伎俩太幼稚,埃尔文好久没用,也显得幼稚。两个人面面相觑站了十几秒,埃尔文才开口:“好久没有来,霍格沃茨风景还是这么好。”

“我以为你会从天气开始。”

“我从来也不是本地人。”

“是嘛。”

利威尔不咸不淡说着,就要从埃尔文身边走过去。那一霎那竟和昨晚酒吧里的样子重合起来,他神情冷淡,手里捏着什么,衣袍在走动间摆动,捉不住,也留不下。埃尔文喉结动动,这一次倒是伸了手。

“昨晚是我太失态了,对不起,教授。”

一句教授轰的他几欲先走,这一个词承载多少过往。埃尔文果然还是埃尔文,手段干脆利落,正明白往哪里戳才最痛,往哪里指才战无不胜。利威尔只得停下脚步回答他的话,“你已经不是我的学生了,无权管你做什么。”

“教授还是生我的气。”

“不敢让魔法部要员埃尔文先生烦恼。”

果然埃尔文脸色也要变一变,他举出旧日身份,本想着打情感牌,利威尔熟知他套路,不动神色将今日现状奉还。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也罢。”埃尔文盯着他眼睛,忽然后退一步让开路。

“教授,这次拜访太突然,日后一定补上应有的礼节。”

话已说开,埃尔文也无意苦苦纠缠——这哪里是他的作风。利威尔得以脱身,略一颔首就走开。快到古堡入口,他回头,看到猫头鹰棚那里竟还有一个身影,埃尔文没走,还站在原地。

就算是那人做作也好,那一刻,他确实心里有些难过。

往日种种,尽成往日。



TBC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