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去你的死对头!

梗题:来源“神展开30题”

配对:DMHP,微PPHG,有一笔带过的GGAD

预警:第一人称叙述

注意:本文是But I thought!系列的第二篇,和前一篇在剧情上并无关系。

分级:R


整个巫师界都知道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盛产死对头,当今最有名的当属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和波特家的族长。对于此事,著名撰稿人丽塔小姐曾轻描淡写地表示“年轻人总有他们的乐趣。”谁知道为什么她没追问下去直把话筒举到受访人鼻子底下,但是只凭这一句话,显然不足以说清楚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杂志社聘了我来,总要出点猛料,才对得起月底发薪时的金加隆。

先让我来瞧瞧坊间消息吧。流言蜚语和真相齐飞,就看你会不会找。


“据说他们一个月前为谁适合进魔法部新空出来的职位的事吵起来了。”

“你的消息早过时了吧,两周前,我听说马尔福名义上的婚约者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姐和波特一起参加了某个宴会。”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抢女人?”

我也是迟疑一下才问出口,哪里知道对面两位巫师一下子就笑开了。

“岂止如此?他们简直什么都要抢。”

“名誉,地位,追求者,实力……只要你能想到的。”

“那您的意思是说……这两位是竞争者?”

我悄悄地召唤出羽毛笔,准备记录下每一个字。

“只怕不止如此啦,小妹妹,男人之间的事情,可复杂得很。”

“目前来看……他们确实是这么回事。”

两位巫师意见不那么统一,我有些不太明白,但还是把他们的话忠实地记录下来。

酒吧里不是谈话的好地方,但对于传言来说,恐怕是再佳不过的传播地。但这信息未免缺少可信度,要得到更多人的认可……从亲近一点的人出发如何?


费尽千辛万苦,我才套尽交情约到HG小姐,她的邻居和我的表妹的朋友正好曾是同学,也是凭了这关系,我才让她放下过多防备。

“那么……作为波特先生的至交,您又是怎么看他和马尔福先生之间的关系呢?”

HG小姐甩一甩她那头卷发,从杯子上似笑非笑的着看我一眼。

据说那是巫师界最金贵的脑袋……我不禁胡思乱想。

“L小姐又是怎么看的呢?”

果真是聪明人……但这种情况,不开口当然不行。我不加思索道:“在我看来,那两位应该是死对头吧。”

“L小姐的看法是大多数人的看法,不过我恰巧不是这大多数人中的一个。”

“您的意思是……”

“哈利是当局者迷,我却看得清楚。女人的直觉嘛。”

“这当然,H小姐可以说是非常了解波特先生了。”

“如果一定要说……我猜那一位对哈利的了解也是相当不错的。”

哪一位?

H小姐的笑容带着某种神秘感,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还有一丝坏笑。在那之后,我们并没有多谈。我思考着H小姐的话,却发现我更加糊涂了。

如果他们不是死对头……如果他们比自己想象的没有那么恨对方……如果他们足够了解对方……如果他们……


要我说,H小姐的话无疑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不过从马尔福先生那边入手……是否会更有收获呢?

我在拜访P小姐的时候,正遇上她为某个晚宴做准备,她对有人打断了她梳妆十分不满,于是让我晚些时候在晚宴上和她再交流。

贵族小姐的派头啊……我捏着手上的邀请函感叹一声,不得不说确实是很周到,但也没有过分热情。总之是斯莱特林的风格。


晚些时候在霍顿庄园,盛装而来的P小姐在不少追求者的包围之中,我十分担心她要忘记我。所幸P小姐酒量深不可测,放倒一片人之后还有余力和我交谈。

“那么在您看来……马尔福先生和波特先生……”

“噢我亲爱的德拉克自然是无可挑剔,波特先生……就算是以再宽容的目光去审视,也会发现他的衣着并不那么……”,她比了个手势,“不过最近倒是稍许提高了些,起码不再穿得像个美国麻瓜了。我猜应该是有人替他打理。”

“您所说很有道理。不过在其他方面呢?我的意思是,您觉得他们的关系如何?”

“……你和那些小报记者……”

“我向您保证我是清白的。”

P小姐略带怀疑地瞥了我一眼,接着又继续道,“我当然也觉得他们十分合不来。毕竟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吧。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要是特别好奇……为什么不去花园里瞧瞧?”

P小姐的笑容中有和H小姐如出一辙的神秘笑意,我几乎来不及细想这笑容背后的含义,就已经迈开了步子。


我向花园走去,这个季节十分好,英国本土并不适合种植鲜花,但在魔法世界当然例外。看的出来霍顿夫人热爱园艺,法式花园的设计,时时都有应季鲜花绽放。我一边赞叹一边前进,小心不要在石子路上绊倒——晚礼服的款式不得不让我配一双高跟鞋。

然后我发现了那两个人。不得不说马尔福的金发在夜色里太好找了。

但是那两个人在做什么呢?





???



我用了二十几年来所有的毅力不要当场尖叫出声。

眼前景象堪比斯内普穿着粉红长裙翩翩起舞,福吉先生和伏地魔深情共舞,或者黑魔王格林德沃向邓布利多教授当众求爱。

我甚至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手,没法拍下一张照片。

我这样失常的举动很显然是惊动了他们,马尔福先生带着一副怒气冲冲的表情走过来的时候,我只想到四个字——命不久矣。恍惚间,我忽然明白了H小姐和P小姐笑容背后的意义。



不过为什么马尔福会那么生气呢?你知道,毕竟男人嘛,在那种事情干到一半的时候被打断,就算是谁拦在他面前他都会冲上去弄死他。





后续处理我并不是非常想回忆。但总之呢,次日回到杂志社,我辞去了工作,改当自由记者。啊?你说生活花销辛苦,伦敦物价贵。别担心,马尔福下任族长给的支票,我想总归还是值钱的吧。

嘛,经历这么多,我只想说一句——

去你的死对头!



END




后记:

梗题是“原来是情人”,不过我猜肯定有姑娘开头就猜出来怎么回事啦~【笑

上次的文……感觉实在不好意思,我写的很一般,承蒙大家错爱,于是只有多多产出,报答大家好意。谢谢支持!之后呢,我也会探索更多的德哈文的可能性吧。总之一定会继续写下去的。

不知道这篇是否合你胃口呢?


阅读愉快!



阿格妮斯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