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iff

不好意思……这篇是被屏了,此处是AO3链接,完整版。发在lof里的是无车版,选择哪一款请自行决定。以上。


CP:尼吉

作者:阿格妮斯

小甜饼,开个车,一发完


当天夜晚:

“所以呢,为什么躲着我?”

他被吉恩堵在巴登夜幕下的小巷子里,机车头盔掉在地上,钥匙还没拔下来。吉恩修长手指夹着的香烟还冉冉燃着,一点红光在黑暗里忽明忽灭,烟的气味无形之间已经将他们环绕在这个狭小角落。

被按在冰冰凉的墙壁上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尼诺看上去很犹豫,在摘下眼镜前,他什么也没说。当那双深蓝色的眼睛直视吉恩的时候,尼诺才开口。他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像是考虑过几十遍。

“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

吉恩看着他,没移开视线。所以他也清楚地感受到了接下来发生的每一件事。

尼诺一手捏住他下巴,另一只手从背后揽住他,吻了上去。他的唇齿间还带着一点什么东西的甜味,到底是什么……想要更深入那隐约的甜意,却被对方的节奏打乱,不得不跟着那人一起渐渐沉迷。

明明是第一次接吻,这莫名的熟悉感却像是如鱼得水一样,仿佛不顾他意愿似的,就和尼诺越吻越深。

“现在呢?吉恩……你还想知道吗?”

尼诺低哑嗓音还在耳边,明明是听得惯的声音,此刻却性感的不可思议。吉恩抬头看他,眼睛亮若晨星。

他点头了。


曾几何时,不拒绝的那人换成了自己。



一星期前:

吉恩点燃香烟,公寓楼顶一如既往,除去直升飞机的轰鸣声,几乎可以与世隔绝。自从上次在酒吧里碰面后,吉恩已经将近一个月没看到过尼诺。划去被人绑架或者被派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的可能,开玩笑,他最大的任务名里不应该明晃晃地标着“吉恩·欧塔斯”吗?

香烟在手,他却没心思抽。尼诺这次实在反常。萝塔都开始问他们两是不是吵架了。

“真是的,哥哥不要和尼诺闹矛盾呀。”

“我没有。”

吉恩很委屈。

“肯定是哥哥的错啦,尼诺不会惹哥哥生气的。所以快点去道歉,然后和好吧。”

……这是偏心吧,尼诺这家伙到底给萝塔说了什么甜言蜜语让她这么为他说话。

撇开那点不谈,尼诺确实已经很久没出现。记忆里,除去自己在政变前夕巡视那几个区的时候不曾直接和他接触,这还是第一次两个人这么久没见到彼此。

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了吗?

吉恩想要回想起一些什么,零星的记忆里却只有那晚自己和尼诺在酒吧小酌,后来发生了什么,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多半是那一晚自己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但是完全记不起来的情况下,要怎么做?



三天前:

吉恩走出常去的面包店,怀里抱着两个大袋子。他步行回家,熙熙攘攘的人群让身后跟踪的那一位略略轻松些。

不消说,那人自然是尼诺。

换做往常,这时候他早走上前去,和吉恩并肩而行,何至于现在这样委屈自己,重拾多少年都不曾用过的跟踪这样的伎俩。

但这确实都只能怪自己。

尼诺微微叹气,看着前边那人的金发,那是即使在夜色里都掩盖不住的高光。

吉恩何尝不是他生命里的高光。

如今这局面……虽说双方都参与,但归根到底,却是因为自己。尼诺插在口袋里的手不经意间握拳,随即又慢慢放开。

吉恩……还没有来找过自己。

为什么?

虽不得其解,只是他到底舍不得放开那人,最后还是跟上去。



一天前:

在衣柜里翻找半天,还是找不到那件备用制服外套的踪迹。吉恩提高声音问房间另一头的妹妹,“萝塔,你有看见我另一件制服外套吗?”

“在我这里。”

“你帮我收起来了吗?”

萝塔从大衣柜里拿了衣服出来递给吉恩,“哥哥上次和尼诺喝酒的时候忘在他那里了,后来干洗店的人送过来的,说是之前撒了红酒。”

“谢啦。”

回到自己房间,穿上笔挺的制服,却觉得哪里不对。

和尼诺喝酒应该是在酒吧里,再怎么说也不至于把外套搞脏。由干洗店的人送来……外套是尼诺送去的?为什么自己完全没印象。尼诺为什么也不说一声。

除非……自己不是在酒吧里把外套搞脏的,那么又会是哪里?结合是尼诺送去干洗衣服……莫非是在尼诺那里?

吉恩注视着窗外,平常会在的那辆机车今天还是没在惯常的位子上出现,但是那家伙,应该就在附近吧。

或许是时间把他找出来了。



当天早些时候:

“对,那个朋友是骑机车的……是,我想拦下他,而且不想送命,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是吗?听上去不太靠谱。”

“那家伙是蓝头发,带墨镜,骑车估计多半会戴头盔,穿暗色的衣服,个子很高,身材好。……我知道了……OK,那就拜托你了。”

不理会电话那边的声音,吉恩忽然发现自己心情好起来。

就等今晚了。今晚就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尼诺躲着自己的原因。

或许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不过他更希望是自己想的那样。

因为只有那个解释才是最合理的。



时间回到今晚。

“尼诺……听我说。”

维持着将他按在墙壁上的姿势,吉恩开口。

“我的外套是你送去干洗的,所以那晚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我记得我们离开酒吧了,大概后来是去了你家,又继续喝了不少,所以才会把衣服搞脏。”

“确实如此。”

“但这不足以解释你这么久都没有露面的原因,你为什么躲着我。要么是你做了什么你觉得我不会原谅的事,要么我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介于我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什么,和我们并没有争吵这点来看,应该是前者。”

“一点没错。”

“我并不是非常确定……但是刚才接吻的时候我能感觉出来有种熟悉感……”说到这里,他的视线微微移开,“我们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是吗?”

“吉恩……你都猜到了。”

“所以那晚……我们应该是……”

“……就是那样。”

尼诺微笑着看着他,赞扬道,“不愧是你,全中了。那么现在呢?你要和我彻底决裂吗?”

听他这么说,吉恩忽地揪住尼诺的衣领。

“要是想要决裂,今晚何必来找你。”

“是你设了陷阱来捉我。”

“你要是不在乎我,也不会上钩。”

“我怎么可能不在乎你……吉恩。”

吐息就在耳边,尼诺带着笑意的声音窜进身体,一阵一阵的酥麻。

“你知道我是个始终如一的人。”

“一直都是。”

“我对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人的看法很难改变。”

“是这样。”

“我那一晚没有拒绝你吧。”

“当时你醉了。”

“但那也是我的决定,再说……”

“嗯?”

“没有我的同意,你不会做的。”

“对我的信任还真是……吉恩,你就不信或许并不是那样?”

“不信。因为你是尼诺。”是那个一直看着我的人。

“也对,你可是吉恩。”是那个我一直看着的人。

“所以我要告诉你,”他凑近他面孔,香烟不知何时已经熄灭,他清楚看见他表情,“那一晚我是怎么做的,今晚原样奉还。”

“这是给我下战书吗?吉恩”

“你觉得呢?”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拒绝你。”


此处应有车,想看车走篇头AO3链接



次日晚上:

“晚上好,萝塔。”

“尼诺!你和哥哥和好了吗?”

“是啊,给你,我带了蛋糕做礼物。”

“哇太好了,谢谢!”

小姑娘兴冲冲地跑去拆礼物了,没留意哥哥正和尼诺牵着手,十指相扣,最紧密的连系。


“一转眼就长大了,小姑娘。”

“你也是这样的,有时候还会想起来高中的时候的日子,就像昨天一样。”

“你从哪个时候开始就喜欢我了吗?”

“哪里能分的那么清楚?但是就是和你一天天接触着,慢慢喜欢上你了。”

“尼诺。”

“怎么了?”

“喜欢你这种话,我还不太习惯说,但是没有你,我会很不习惯。”

“这是告白吗?”

“我以为我早就用行动向你告白了。”

“我知道。”

他们接吻,轻巧,迅速。正好赶得上萝塔准备好晚餐。三个人其乐融融,和从前没有分别,和往后也不会有区别。



你的一切,我都不会错过。

你是我的珍宝,这么多年的守护,换得你我今后不离不弃。

世界这么大,想一起走过的,是你,只有你。



END


 

后记:

第一次写这对CP,如有不足之处,请包涵了。

看完ACCA,也就是前天的事情。没想到已经十分喜欢,找粮之余,也忍不住自己产一发粮。想写冷淡地说着情话的吉恩,不知道成功没有。

噢噢对了,险些忘记……有个梗,抽烟的人吻不抽烟的人,尝到的味道是不一样的。比方讲这里吉恩会尝到甜味,对于尼诺来说就是苦味。

阅读愉快


阿格妮斯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