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Tomorrows never lies

玩个声优梗,二设二改

不足之处多包涵,如有错误请务必指正。

一发完


其实尼诺有个秘密道具,叫十年后火箭筒。

在他十八岁的时候,曾经心血来潮用过一次十年后火箭筒。说是心血来潮,也不算真的是这样。这东西的存在怎么说都是个秘密,他们家族世代传下来的,尼诺的爸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胡来。但是监视欧塔斯一家又不算尼诺的使命,成年时想看看未来发展情况,这种事情也不算太过分,再说只要别像入x正一一样玩脱,别对未来产生太大影响就是了。

于是一声炮响,粉红色烟雾冲天而起,尼诺去往未来。


头重脚轻,恍惚之间就感觉自己似乎正坐在哪里。眼前不再是家里客厅的景象,像是在个花园里,不远处还有灯光人声,挺热闹的样子。正想起身,却发现腿上枕着一人,像是睡着了。

金发,五官精致,身材修长。

是个美人。

原来自己十年后运气这么好。尼诺不由感叹,看来这人也算是和自己关系匪浅了,就这么没防备地睡着,连换了人也没发觉。再扫两眼,这眉眼……虽然是略有些变化,但是和那个谁说不出的相似,忽然想到什么,他顿时轰地一下大惊失色。

这,这不是公主家的小王子吗?那个吉恩 欧塔斯,居然和自己,不对,是十年后的自己关系这么好?这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尼诺只觉得一阵眩晕。

手边好像触摸到了什么东西,他拿起来一瞧,是个相机。自己的时代没见到过的型号,看来这是未来才出现的新机型。从小就和父亲一起拍照,尼诺对摄影也算得上半专业了,正是眼前一亮。

十年后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在这部相机里会初见端倪吗?

打开一瞧,一张张翻过去,显示器上微弱的光照在他脸上,显得阴晴不定。

这些照片里……几乎全都是吉恩欧塔斯。

自己和他关系真的好到这种地步?好到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他?尼诺不是外行,翻一番便明白,摄影师的镜头是饱含感情的,照片不会骗人。这个拍摄的人,只怕对镜头里的人物抱有的,并不是那么单纯的朋友关系。

这么一想,十年后的自己,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吧。

心神不稳,身体自然就动了一动,连带枕在自己腿上的那人也动一动,睡梦中还兀自吐露出一言半语。他凑过去听,还真的听到些什么。

“……尼诺”

在睡梦中呢喃自己的名字。喂喂,这好像有点……难道说他也……

一瞬间,心下转过千种百种想法,他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拿起身边的相机,调整好角度,给那人拍了一张照片。

五分钟到了,粉红色烟雾再度包围了他。



眼前一黑,就又回到家里熟悉的场景之下。父亲坐在一把椅子上,看起来怔怔的,看到他回来,他虽然强打精神,还是掩不住心事重重的样子。

“哦,是尼诺啊。怎么样,未来?”

“……挺意外的。”

“也是,十年前我也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是现在这样,而十年后又会怎样……我也不会……”

“发生什么了吗?”

“什么也没有。”

“可是你看起来……是未来的我说了什么吗?”

“顺其自然吧。”他拍拍尼诺的肩膀,“谁知道就一定会怎么样呢?”

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在未来的那副景象。

“是啊,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他现在自然是不知道自己会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接过那副眼镜从此和吉恩相识,他不知道父亲会在列车事故中去世,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里,吉恩的名字已然浓墨重彩。

或许他可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但是谁知道呢?

未来不会撒谎,他相信自己。



三十年后。

“这么说,你其实在十八岁的时候见过十八岁的我。”

“是啊,可惜二十八岁的我没办法去见八岁的你。”

“后悔吗?”

“不,一点也不。”

“你明明可以拥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未来。”

“那样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再说……和你在一起,对我来说就是最想要的。”

“已经没法放手了吧。”

“从那时开始就一直是这样了。”


尼诺看着枕在自己膝上的那人,金发散开的样子,和那个十八岁的夜晚,并没有分别。

他微微一笑,手指抚上吉恩的脸。

“我们还真是没有变过。”

“谁说不是呢。”



END



后记:

感觉自己又毁梗了……消沉中……

声优梗来源家教,津叔的大人蓝波时常被十年后火箭筒召唤到现在,倒也有趣。可惜原作没交代过未来一群人看到小鬼蓝波是什么状况。

忽然感觉自己不会写文了,哭唧唧。

下次想写个虐梗……


阿格妮斯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