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头爬墙,关注我的只怕都是真爱。
目前:三国策瑜权逊玄亮/全职喻黄喻伞修伞/日剧日影/神木隆之介/搞笑恋爱番/考试狗/非天夜翔

非典型文手/画手/剪刀手

Be the light

空中撒糖差可拟

一发完


0.

玫瑰是红色的,紫罗兰是蓝色的。


1.

被吻住的时候,有一瞬的茫然。

面前是恶友放大了的面孔,想要挣扎一番,手臂却被他钳制着,动弹不得。唇上传来的触感如此鲜明,如此清晰。

……等下

迷糊间忽然感到一阵凉意,用力推开眼前人,却发现自己衬衫扣子都已经被解开了,皮肤暴露在空气里。他在对方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视里慌乱拉起衣服,却没勇气对视。

这不是一项应该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至少五分钟前他还是这么想的。

“尼诺……你……你这是在干什么?”

“接吻。”

回答如此简洁,反倒让他一时噎住。

“所以说……你到底在想什么。”

怎么说自己都是个不折不扣的男性,虽然继承了母亲的秀丽容貌,但既不算有前有后,又不是中性到足以忽略性别。再说认识十几年的朋友,总不至于这点事情都分不清吧。

“当然是在想你。”

“愚人节已经快过去一个月了吧。”

“我没当这是玩笑。”

吉恩并不知道一个人陪伴另一个人这么久会产生什么后果,或许他知道,但并不代表他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所以你会怎么回答呢?吉恩……”

尼诺的声音低低回荡在他耳边,或许是离得太近,他感觉这声音简直就像直接震动在他身上,带起一阵酥麻感。

果然这家伙还是戴眼镜好看点……起码掩住眼睛,遮住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不过ACCA的制服穿在他身上……也确实是……非常合适……

“没想怎么回答,你大概是搞错对象了。”说完他就打算离开,就算被当做落荒而逃也无所谓。

触及门把手的时候,他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一副气定神闲派头。

“你的衬衫扣子错了,”随即那声音靠近,从背后被抱住,胡乱扣住的扣子被一颗颗重新整理好,他听到那人声音含笑,“副,课,长。”

这下是真的要落荒而逃了。


2.

“被认识十几年的朋友亲了,而且对方似乎是喜欢我,该怎么办?”

虽然很想发条帖子上网求助一下,但是他没有暴露个人隐私的习惯,所以也就算了。况且那家伙门路多,说不定下一秒就举着手机来找他了。

或许是他并不了解“感情”这一门学科,他总觉得“喜欢”这种感情应该是发生在某个更特别的情况下,或者有鹅毛大雪或者有樱花纷飞,总之不应该是在内务调查课的课长办公室里被人强吻然后再告白。

太糟糕了……

仔细想想,这种事情肯定是有前兆的。

比起行动派,吉恩更愿意称自己为头脑派。仔细分析,没有不水落石出的道理。按理来讲,自己对于尼诺应该是什么人?

从高中时代开始的朋友?不对,在那之前他就知道自己。

从出生开始就一直监视自己的人?斯托卡吗?

关系不错可以一起出去喝酒的人?这是他每次都灌醉自己的理由吗?

大自己十岁的……人?这又是什么奇怪的定义啊

不顾生命也要保护的人?这倒确实是真的……

就算是他,把这些结果叠在一起也够困扰的了,更不要提对方还是尼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很习惯他的存在。习惯于被相机捕捉到,习惯于对方神出鬼没在他会出现的地方,习惯于他的照顾。

自己是不是太依赖尼诺了……

吉恩不得不在事实面前承认,尼诺对自己的感情从友情到爱情,自己也是推波助澜的主力。假如这是一场案件,尼诺是幕后主犯,那么他也脱不开从犯这一角色。

“总感觉是我自掘坟墓啊……”他喃喃道。

何止是自掘坟墓啊吉恩,你这是连自己全副身家都搭进去了。


3.

他没有打算躲着尼诺。重复,他没有。

只是今天太忙了,他手里拿着三个月后才要审批的文件这么想。

办公室静悄悄的,除他之外已经没有人,恐怕ACCA总部里也没多少人留下来加班到这个时候。已经给萝塔发了短信所以也没问题。

问题在于那边内务调查科的某个办公室的灯什么时候关。

像是相互较着劲似的,他没走,那边也就没走。然而这只会让他心里升起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再想下去也没意义,索性离开。他关灯离开,看到那边果不其然也是同样。不知怎的又有种无力感——对方早就吃透他的行动。

穿过总部前面的广场,这时候多半已经赶不上末班地铁了,走回去也不算太远。

身后传来一阵机车的轰鸣声。

“上来吧,我载你回去。”


巴登晚上还挺冷的,他坐在尼诺机车后座上想。

于是顺势就抱住开机车的骑士。

感受到对方僵硬了一下,他默默笑,这算不算扳回一城?



4.

隔天休假,萝塔说是和朋友出去了——多半是河童头。作为哥哥,他对那小子总有些意义不明的情绪,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家妹妹也确实是个吃不了亏的姑娘,况且多半还把那家伙和朋友归在一类里。要让妹妹知道自己的心意,还需要多努力啊,雷尔君。

替别人烦恼恋爱问题,回过神来想到那个蓝发的家伙,忽然觉得自己也没什么话语权。

昨晚尼诺提出一起去喝酒的邀请,临走时又拉着自己吻上去,辗转反侧好一阵。虽然不太情愿倒也没有推开他,是因为太过习惯了呢……还是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是发自内心想要拒绝呢?

再说一起去喝酒这种邀请……怎么看都可疑,透着一股子暧昧气息。多半要选在今晚彻底摊牌。

差不多两个星期过去了,要是天天那么晚走也吃不消,他没有和尼诺置气的意思——又不是吵架的小情侣,这种事情毫无意义。关系也就这么不咸不淡地保持着,和从前也没有什么分别——一定要说的话,尼诺逮住机会就会吻自己。

虽然很想揪住他的领子让他不要再胡闹了,但是在这之前他更想揪住自己的领子让自己别再纵容那家伙了。

在犹豫什么呢?

自己在迷茫什么呢?


5.

他们还是去了常去的那家小酒馆。

桌上来往的话题自然可以有很多,但今晚他不想提那些。或许是酒精作用,他并没有拐弯抹角。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

“不用这么吞吞吐吐的也可以,吉恩。反正你都知道了。”

“你说就是。”

“哪里能分的这么清楚,很多个细节叠加起来就是一种感情。”

“那……这种情感也包括在你的工作里吗?”

“再怎么说也不会有人规定这样的工作内容吧。”

“你是不是……但是你……”

“以前听人说,喜欢一个人是想和他上床,爱一个人是想给他拥抱,可是我既想给你拥抱又和你上床。”

“喂喂……尼诺!”

“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

“我知道。”

“那你又会如何回答呢?吉恩……”

真应该把尼诺的声音也判断为某种犯规,他不该用这样一把嗓子来引诱他,他笑容的弧度,他修长的手指,他吐息的节奏……他的一切。

而最重要的是,他不该就这样被他引诱。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毕竟我们……在我心里早把你看做非常亲近的朋友了,几乎称得上家人。你现在这么说……一时间我很难调整过来。”

“……”

“但是你说的没错。”

“……”

“我不讨厌你的吻……或者是……”

最后那两个字听不清,但是吉恩微微发红的脸颊,和游移的视线足以说明一切。

“所以,”他一锤定音道,“你愿意陪着我,直到我找出答案来吗?”

“我的荣幸,殿下。”

他牵过他的手,温柔地吻上他的手背,虔诚的像是对他的君主行礼的骑士。



6.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7.

没了?

当然不。

那为什么你不往下写了?

因为尼诺先生没有授权到这一部分。

什么意思?

你没看到车都一笔带过了吗?小朋友……大人的嫉妒心是很严重的,吃起醋来又要麻烦欧塔斯先生去善后。

噢,怪不得我这几天看到他,他都看上去不太舒服。

诶?

他扶着腰呢。

……现在的小孩子懂得太多了。

喂你怎么走了?还没告诉我欧塔斯先生最后是怎么回复尼诺先生的呢!

下次看到欧塔斯先生的时候别再盯着他的腰看了,小鬼!看看他的左手!

咦?

然后你就会被狗男男们虐到然后开始相信爱情了!

……谢谢你,先生,我能请教你的大名吗?

不客气,我只是个开车的。


8.

从此以后,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不是每个小王子都能找到他的玫瑰,有些找到了乌鸦。

但那也不错,是吧。


玫瑰是红色的,紫罗兰是蓝色的。

糖是甜的,你也是。



END



后记:

红心蓝手走起来!【走得多了就开车……

没啥想唠嗑的……被甜死了。

文里用了和葉小k桑的尼吉短漫的梗,如有侵权请告知,我马上删。还用到了紫苏太太王子和乌鸦的梗,同上,如果侵权我也马上删。


玫瑰紫罗兰那个是节选自某个英语诗歌里的,就是首情诗,讲爱情如此自然。私心觉得和尼吉相配极了,就拿来用了。

标题有——“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他会发光呀”的意思,看出来的请务必受我一拜。


行了,没别的事我就溜了,我也想去瞧瞧欧塔斯先生的左手呢【笑


阅读愉快


阿格妮斯

评论(5)
热度(69)